梨加的红丝绒纸杯蛋糕

我亲爱的母亲是一个很坚强的人,我则相反,消极敏感极端。
我每次想鼓起勇气告诉她我只是真的感觉抑郁,真的不是在用想死来威胁她,她也只能告诉我人要活的开心一点,做人要积极。
可是有些人就是做不到,我就是做不到。开心积极这种事不是主动追求就可以达成的,就像是给了我一个遥远的目的地,但我却身处孤岛,周围是一片深海,而我不会游泳。
希望自己能够早点猝死,起码被动的死亡不需要承担给别人添麻烦或是让人伤心的负罪感。
起码可以辩解其实我也不想的。
不,我早就想这样了。每个夜晚我都确定自己衣着得体,好希望尸体被人发现的时候还留有一丝体面。
可我每天还是会睁眼看到阳光。

评论